联系人 : 黄院长
手 机 : 0371-56788532
座 机 : 0371-56788532

养生诗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养生诗篇

养命

恶趣甚茫茫,冥冥无日光。人间八百岁,未抵半宵长。

此等诸痴子,论情甚可伤。劝君求出离,认取法中王。

世有多解人,愚痴徒苦辛。不求当来善,唯知造恶因。

五逆十恶辈,三毒以为亲。一死入地狱,长如镇库银。

天高高不穷,地厚厚无极。动物在其中,凭兹造化力。

争头觅饱暖,作计相啖食。因果都未详,盲儿问乳色。

天下几种人,论时色数有。贾婆如许夫,黄老元无妇。

卫氏儿可怜,钟家女极丑。渠若向西行,我便东边走。

贤士不贪婪,痴人好炉冶。麦地占他家,竹园皆我者。

努膊觅钱财,切齿驱奴马。须看郭门外,垒垒松柏下。

唝唝买鱼肉,担归喂妻子。何须杀他命,将来活汝己。

此非天堂缘,纯是地狱滓。徐六语破堆,始知没道理。

有人把椿树,唤作白栴檀。学道多沙数,几个得泥丸。

弃金却担草,谩他亦自茫似聚砂一处,成团也大难。

蒸砂拟作饭,临渴始掘井。用力磨碌砖,那堪将作镜。

佛说元平等,总有真如性。但自审思量,不用闲争竞。

推寻世间事,子细总皆知。凡事莫容易,尽爱讨便宜。

护即弊成好,毁即是成非。故知杂滥口,背面总由伊。

冷暖我自量,不信奴唇皮。

蹭蹬诸贫士,饥寒成至极。闲居好作诗,札札用心力。

贱他言孰采,劝君休叹息。题安糊饼上,乞狗也不吃。

欲识生死譬,且将冰水比。水结即成冰,冰消返成水。

已死必应生,出生还复死。冰水不相伤,生死还双美。

寻思少年日,游猎向平陵。国使职非愿,神仙未足称。

联翩骑白马,喝兔放苍鹰。不觉大流落,皤皤谁见矜。

偃息深林下,从生是农夫。立身既质直,出语无谄谀。

保我不鉴璧,信君方得珠。焉能同泛滟,极目波上凫。

不须攻人恶,何用伐己善。行之则可行,卷之则可卷。

禄厚忧积大,言深虑交浅。闻兹若念兹,小子当自见。

富儿会高堂,华灯何炜煌。此时无烛者,心愿处其傍。

不意遭排遣,还归暗处藏。益人明讵损,顿讶惜余光。

世有聪明士,勤苦探幽文。三端自孤立,六艺越诸君。

神气卓然异,精彩超众群。不识个中意,逐境乱纷纷。

层层山水秀,烟霞锁翠微。岚拂纱巾湿,露沾蓑草衣。

足蹑游方履,手执古藤枝。更观尘世外,梦境复何为。

满卷才子诗,溢壶圣人酒。行爱观牛犊,坐不离左右。

霜露入茅檐,月华明瓮牖。此时吸两瓯,吟诗五百首。

施家有两儿,以艺干齐楚。文武各自备,托身为得所。

孟公问其术,我子亲教汝。秦卫两不成,失时成龃龉。

止宿鸳鸯鸟,一雄兼一雌。衔花相共食,刷羽每相随。

戏入烟霄里,宿归沙岸湄。自怜生处乐,不夺凤凰池。

或有衒行人,才艺过周孔。见罢头兀兀,看时身侗侗。

绳牵未肯行,锥刺犹不动。恰似羊公鹤,可怜生氃氋。

少小带经锄,本将兄共居。缘遭他辈责,剩被自妻疏。

抛绝红尘境,常游好阅书。谁能借斗水,活取辙中鱼。

变化计无穷,生死竟不止。三途鸟雀身,五岳龙鱼已。

世浊作羊兒羺,时清为騄耳。前回是富儿,今度成贫士。

书判全非弱,嫌身不得官。铨曹被拗折,洗垢觅疮瘢。

必也关天命,今冬更试看。盲儿射雀目,偶中亦非难。

贫驴欠一尺,富狗剩三寸。若分贫不平,中半富与困。

始取驴饱足,却令狗饥顿。为汝熟思量,令我也愁闷。

柳郎八十二,蓝嫂一十八。夫妻共百年,相怜情狡猾。

弄璋字乌虎免,掷瓦名婠妠。屡见枯杨荑,常遭青女杀。

大有饥寒客,生将兽鱼殊。长存磨石下,时哭路边隅。

累日空思饭,经冬不识襦。唯赍一束草,并带五升麸。

赫赫谁虎瓦肆,其酒甚浓厚。可怜高幡帜,极目平升斗。

何意讶不售,其家多猛狗。童子欲来沽,狗咬便是走。

吁嗟浊滥处,罗刹共贤人。谓是等流类,焉知道不亲。

狐假师子势,诈妄却称珍。铅矿入炉冶,方知金不知。

田家避暑月,斗酒共谁欢?杂杂排山果,疏疏围酒樽。

芦莦将代席,蕉叶且充盘。醉后支颐坐,须弥小弹丸。

个是何措大,时来省南院。年可三十余,曾经四五眩

囊里无青蚨,箧中有黄绢。行到食店前,不敢暂回面。

为人常吃用,爱意须悭惜。老去不自由,渐被他推斥。

送向荒山头,一生愿虚掷。亡羊罢补牢,失意终无极。

浪造凌霄阁,虚登百尺楼。养生仍夭命,诱读讵封侯。

不用从黄口,何须厌白头。未能端似箭,且莫曲如钩。

云山叠叠连天碧,路僻林深无客游。远望孤蟾明皎皎,

近闻群鸟语啾啾。老夫独坐栖青嶂,少室闲居任白头。

可叹往年与今日,无心还似水东流。

富贵疏亲聚,只为多钱米。贫贱骨肉离,非关少兄弟。

急须归去来,招贤阁未启。浪行朱雀街,踏破皮鞋底。

我见一痴汉,仍居三两妇。养得八九儿,总是随宜手。

丁防是新差,资财非旧有。黄蘖作驴鞦,始知苦在后。

新谷尚未熟,旧谷今已无。就贷一斗许,门外立踟蹰。

夫出教问妇,妇出遣问夫。悭惜不救乏,财多为累愚。

大有好笑事,略陈三五个。张公富奢华,孟子贫轗轲。

只取侏儒饱,不怜方朔饿。巴歌唱者多,白雪无人和。

老翁娶少妇,发白妇不耐。老婆嫁少夫,面黄夫不爱。

老翁娶老婆,一一无弃背。少妇嫁少夫,两两相怜态。

雍容美少年,博览诸经史。尽号曰先生,皆称为学士。

未能得官职,不解秉耒耜。冬披破布衫,盖是书误己。

鸟语情不堪,其时卧草庵。樱桃红烁烁,杨柳正毵毵。

旭日衔青嶂,晴云洗渌潭。谁知出尘俗,驭上寒山南。

昨日何悠悠,场中可怜许。上为桃李径,下作兰荪渚。

复有绮罗人,舍中翠毛羽。相逢欲相唤,脉脉不能语。

丈夫莫守困,无钱须经纪。养得一牸牛,生得五犊子。

犊子又生儿,积数无穷已。寄语陶朱公,富与君相似。

之子何惶惶,卜居须自审。南方瘴疠多,北地风霜甚。

荒陬不可居,毒川难可饮。魂兮归去来,食我家园葚。

昨夜梦还家,见妇机中织。驻梭如有思,擎梭似无力。

呼之回面视,况复不相识。应是别多年,鬓毛非旧色。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载忧。自身病始可,又为子孙愁。

下视禾根土,上看桑树头。秤锤落东海,到底始知休。

世有一等流,悠悠似木头。出语无知解,云我百不忧。

问道道不会,问佛佛不求。子细推寻著,茫然一场愁。

董郎年少时,出入帝京里。衫作嫩鹅黄,容仪画相似。

常骑踏雪马,拂拂红尘起。观者满路傍,个是谁家子?

个是谁家子,为人大被憎。痴心常愤愤,肉眼醉瞢瞢。

见佛不礼佛,逢僧不施僧。唯知打大脔,除此百无能。

人以身为本,本以心为柄。本在心莫邪,心邪丧本命。

未能免此殃,何言懒照镜。不念金刚经,却令菩萨玻

城北仲家翁,渠家多酒肉。仲翁妇死时,吊客满堂屋。

仲翁自身亡,能无一人哭。吃他杯脔者,何太冷心腹。

下愚读我诗,不解却嗤诮。中庸读我诗,思量云甚要。

上贤读我诗,把著满面笑。杨修见幼妇,一览便知妙。

自有悭惜人,我非悭惜辈。衣单为舞穿,酒尽缘歌啐。

当取一腹饱,莫令两脚儽。蓬蒿钻髑髅,此日君应悔。

我行经古坟,泪尽嗟存没。冢破压黄肠,棺穿露白骨。

奇欠斜有瓮瓶,掁拨无簪笏。风至揽其中,灰尘乱土孛土孛。

夕阳赫西山,草木光晔晔。复有朦胧处,松萝相连接。

此中多伏虎,见我奋迅鬣。手中无寸刃,争不惧慑慑。

出身既扰扰,世事非一状。未能舍流俗,所以相追访。

昨吊徐五死,今送刘三葬。终日不得闲,为此心凄怆。

有乐且须乐,时哉不可失。虽云一百年,岂满三万日。

寄世是须臾,论钱莫啾唧。孝经末后章,委曲陈情毕。

独坐常忽忽,情怀何悠悠。山腰云缦缦,谷口风飕飕。

猿来树袅袅,鸟入林啾啾。时催鬓飒飒,岁尽老惆惆。

一人好头肚,六艺尽皆通。南见驱归北,西风趁向东。

长漂如泛萍,不息似飞蓬。问是何等色,姓贫名曰穷。

他贤君即受,不贤君莫与。君贤他见容,不贤他亦拒。

嘉善矜不能,仁徒方得所。劝逐子张言,抛却卜商语。

俗薄真成薄,人心个不同。殷翁笑柳老,柳老笑殷翁。

何故两相笑,俱行譣诐中。装车竞嵽嵲,翻载各泷涷。

是我有钱日,恒为汝贷将。汝今既饱暖,见我不分张。

须忆汝欲得,似我今承望。有无更代事,劝汝熟思量。

人生一百年,佛说十二部。慈悲如野鹿,瞋忿似家狗。

家狗趁不去,野鹿常好走。欲伏猕猴心,须听狮子吼。

教汝数般事,思量知我贤。极贫忍卖屋,才富须买田。

空腹不得走,枕头须莫眠。此言期众见,挂在日东边。

寒山多幽奇,登者皆恒慑。月照水澄澄,风吹草猎猎。

凋梅雪作花,杌木云充叶。触雨转鲜灵,非晴不可涉。

有树先林生,计年逾一倍。根遭陵谷变,叶被风霜改。

咸笑外凋零,不怜内文采。皮肤脱落尽,唯有贞实在。

寒山有裸虫,身白而头黑。手把两卷书,一道将一德。

住不安釜灶,行不赍衣选33种腔劢#馄品衬赵簟?/p>

有人畏白首,不肯舍朱绂。采药空求仙,根苗乱挑掘。

数年无效验,痴意瞋怫郁。猎师披袈裟,元非汝使物。

昔时可可贫,今朝最贫冻。作事不谐和,触途成倥偬。

行泥屡脚屈,坐社频腹痛。失却斑猫儿,老鼠围饭瓮。

我见世间人,堂堂好仪相。不报父母恩,方寸底模样。

欠负他人钱,蹄穿始惆怅。个个惜妻儿,爷娘不供养。

兄弟似冤家,心中长怅怏,忆昔少年时,求神愿成长。

今为不孝子,世间多此样。买肉自家噇,抹觜道我畅。

自逞说喽罗,聪明无益当。牛头努目瞋,出去始时晌。

择佛烧好香,拣僧归供养。罗汉门前乞,趁却闲和尚。

不悟无为人,从来无相状。封疏请名僧,儭钱两三样。

云光好法师,安角在头上。汝无平等心,圣贤俱不降。

凡圣皆混然,劝君休取相。我法妙难思,天龙尽回向。

我今稽首礼,无上法中王。慈悲大喜舍,名称满十方。

众生作依怙,智慧身金刚。顶礼无所著,我师大法王。

可贵天然物,独一无伴侣。觅他不可见,出入无门户。

促之在方寸,延之一切处。你若不信爱,相逢不相遇。

余家有一窟,窟中无一物。净洁空堂堂,光华明日日。

蔬食养微躯,布裘遮幻质。任你千圣现,我有天真佛。

男儿大丈夫,作事莫莽卤。劲挺铁石心,直取菩提路。

邪路不用行,行之枉辛苦。不要求佛果,识取心王主。

粤自居寒山,曾经几万载。任运遁林泉,栖迟观自在。

寒岩人不到,白云常叆叇。细草作卧褥,青天为被盖。

快活枕石头,天地任变改。

地址:河南·郑州·三全路 一米阳光国际 邮编:450045 热线电话:0371-56788532
©河南黄氏经络五行研究院